首页
>新闻资讯>媒体报道

《健康报》头条报道:抚州 农村卫生信息变革进行时

发布日期:2019-06-24 10:26 浏览次数:

 

近年来,在江西省抚州市,农村地区的医疗卫生正在发生一场以信息为中心的变革。通过管好信息、用好信息,当地村医与村民建立了更为紧密的联系,活力得以激发,做实健康管理,基层卫生呈现出一派新气象。

卫生室打造成健康“神经元”

卫生室外大雨如注,卫生室内人声鼎沸。

近日,在抚州市临川区上顿渡镇上肖村卫生室,村医娄似龙拿着手机和一系列便携式诊断设备,给排着长队的老年人挨个体检。

这些设备既有常见的体温、血压、血糖测量仪器,也包括夹在手指便可初步测量心率的物件。娄似龙介绍,通过蓝牙,便携式设备所采集的信息瞬间上传,“然后,打开手机里的相关App,检查检验结果就出来了”。

娄似龙的手机上显示的是“徐清香的健康小屋”。这位80岁老人的体温、血压、血糖、心率以及历次检查检验记录,被分门别类归档,各种颜色提示这些指标的变动情况。“您看,通过坚持规律服药,您这一段时间的血压就比几个月前好很多。”娄似龙对徐清香讲解,目前血糖正常、心率正常,控制好血压是确保身体健康的关键。

娄似龙开展工作的场景,被他头顶上方的监控摄像头自动记录了下来,并传输到了抚州市电子健康档案云平台。“通过云平台,能直观地看村医到岗、医疗服务的现场。”抚州市卫生健康委主任祝文渊介绍,抚州市卫生健康工作正在向信息化、智慧化迈进,通过创新探索实施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,将村卫生室打造成了对健康信息敏感的“神经元”。

“神经元”里,村医不再单打独斗,而是既接受管理,也获得乡、县乃至国家级层面的支撑。去年,通过网络,娄似龙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专家实现了远程问诊。“这在当地形成了广告效应,表明从基层到顶级医院的信息流已经打通。”祝文渊说。

无声的竞赛在村医间展开

当前,整个抚州市共建成了986个“神经元”。这些“神经元”向上联通了120家乡镇卫生院、24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、15家县级医院和1家市级三甲医院,最终将信息汇聚到抚州市电子健康档案云平台上,由此形成了“智慧医疗”的初步框架。

在抚州市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展示区,显示屏上的抚州市行政地图上分布着两种颜色的圆点。绿色的圆点表示当前这个村卫生室的“智慧医疗”活跃,浅黄色的则表示这方面工作还需进一步加强。

有了对比,一场无声的竞赛在村医间展开。在抚州市南丰县琴城镇水北村卫生室,村医朱国林在演示远程会诊的功能后,骄傲地来了一句:“今年我的积分已经超过70000了,应该是全县村医中最高的。”

“错了,你现在是全市积分最高的。”祝文渊一旁纠正。

此前,娄似龙累计的积分一直稳稳跑在了全市村医的前头,他也因此成了被追赶的对象。

“为增加积分,除了日常诊疗、随访、上门服务外,也需要定期参加各项培训活动。”南丰县莱溪乡杨梅坑村卫生室村医芦财云表示,借助信息化工具,服务村民健康的手段和内容更丰富,村卫生室人气更旺。截至目前,她已为2500位常住居民中的1000多人建立了健康档案,越来越多的老人也定期前来卫生室查体。

通过创新实现更好补偿

由工作量所形成的积分,将决定村医每月绩效收入的评定,以及奖励的分配。据了解,2018年4月,为鼓励和支持村医运用医疗信息化工具为村民提供医疗保健服务,抚州市政府办专门印发《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考核奖励资金使用管理办法(暂行)》,由市财政筹资100万元,县(区)财政按不低于1∶4的比例筹资额,用于对乡村医生进行绩效考核和资金奖励。(下转第2版)(上接第1版)

此前,抚州采取了一系列举措,包括政府购买村级卫生服务、为乡村医生购买养老保险、医疗责任险、意外伤害险、边远山区村医绩效考核补助、交通补贴等政策,为维护乡村医生队伍稳定提供了较为坚实的基础。

“但从全市范围看,村医的总体收入还未与经济社会发展同步,为推动信息化工作所拿出这笔奖励资金并不多,为此我们开发另一条路。”祝文渊说,在设计信息系统时,抚州市创新性地加入了捐赠模式,有助于归拢社会资源,解决现实工作当中“付出与补偿”困境,提升基层医务人员与困难群体的获得感。

去年11月,在上门为贫困老人提供服务的过程中,抚州市崇仁县巴山镇罗视村村医程小莲统计出,全村共有12位贫困人员需要持续的健康服务,以促进生活质量改善。为此,程小莲在信息平台上发起捐赠申请,提出600元的捐赠目标,以促进这些贫困户获得必要的帮助。

“这些捐赠的款项,来自于社会爱心人士,明确专款专用,只能用于卫生健康相关的服务。”祝文渊介绍,设置捐赠模块可带来诸多好处:一是通过村医接地气的工作,更好发现确有需要的贫困人群;二是专款专用,明确只能用于医疗卫生服务付费及相关费用支出,可有效激励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;三是全程监管,每项服务都有图片及记录留痕,确保爱心资金不被滥用。

完善模式可持续发展

当前,抚州市正在不断完善捐赠模块,明确服务流程与计价标准,以引导村医更好开展健康扶贫工作;也在不断创新信息平台运用模式,比如新增医疗专家“自愿时间捐赠”等模块,引导优质资源下沉。

与全国一样,抚州市卫生健康信息化工作仍在探索路上,在激发活力的同时,也在瞄准可持续发展。如何确保村医实现“等价服务”、立足信息化的绩效考评制度如何完善、信息安全如何维护、便携式设备采集的信息能否作为诊疗依据等问题,开始引起各方面的关注和重视。

“与正规的诊断设备相比,便携式设备在精准度上肯定有差距,但满足初筛功能是够用的。”南丰县副县长曾无非表示,通过初筛可以有效推进健康管理和分级诊疗,“只有迈出第一步,第二步才会到来”。

“卫生健康信息化效能巨大,顺利推进还需关注细节。”曾无非表示,村医在开展服务过程中,就曾反映便携式设备的配套耗材消耗问题,“比如在工作前期,测量血糖的试纸通过发放补充,今后一旦常态化,耗材该由谁负担”。

解决问题的思路也在路上。据了解,抚州市已提出将村卫生室工程检测服务项目纳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,并建议省卫生健康委协调省医保局,将相关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围。祝文渊表示,抚州的目标是“通过信息化,探索出一种村医自我造血、良性生存发展的新模式”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